蕈䓴

新一集太苦了,人生不值得

一想到接下来一整季都会这样,我就想流泪

想看到我儿子这样的笑容,1551……

他只是个小男孩,放过他吧鸡牙

【师徒组粮食向】四季与你(上)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现代奥师徒组的粮食向无cp,大概是二十代后半的教授ozpin领养了5岁的小团子oscar一起生活的温情故事,当然,故事总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

私心还是想看没有世界重担的ozpin和oscar,两个人互相扶持,互相成长的故事。

私设如山,带有不少的ooc,并未完结,上下加起来应该1w+,等我什么时候把下写了就编辑加进这一篇。

原来的号上不去了,有缘的朋友会知道我是谁的。

若是愿意评论和我交流的话,我会高兴的。


——————————————————————————————————




这个秋末的雨来得很突然,雨势虽然不大,但夹杂寒意的风加上乱刮的雨丝,实在让大意而穿着单薄的行人招架不住,纷纷赶往各自温暖的家里。


ozpin带着刚刚办好的领养文件,匆匆开向幼儿园。他把车驶到目的地,食指有点紧张地上下着敲打着方向盘。虽然自己算一任教师,但接触的学生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成年人,他实在不太放心如何给那个男孩一个好印象。


幼儿园不能开到附近,他在不远处的路边停了车,正当他打算从座位前的储物格里找伞时,他愣住了,


伞早在半个小时前被顺路坐车的友人捎走了,那家伙走之前还在眼前晃晃伞说我借走了,自己怎么没想起来呢? 


ozpin为犯下如此幼稚错误的自己苦笑着摇头,或许是最近太忙了吧。不仅要办那孩子的领养手续,还要为之前的事做最后的后续工作。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被一起放在储物格里的牛皮纸袋,那份沉重的文件本不该出现在这么随意的地方,但他只是不想再把它从那里再拿出来而已。


在黑暗里,那份东西像化不去的污渍,死死地黏在自己的视网膜上,每次扫过时都会有电流般的战栗流窜在指尖。


他很快皱起眉散去这些杂乱情绪,在车里翻找可以用来遮雨的东西。可惜自己生性爱好简洁,根本没留下半点多余的东西。


ozpin只好裹紧呢子大衣,快步走向幼儿园。目的地在一个小巷深处,两旁有高大的梧桐树,深秋的叶子落了满地,他踩在着重叠金色的道路上,脚底一路留下被碾碎的叶片和“咔嚓、咔嚓”的声响。





oscar呆呆地坐在幼儿园的走廊上,他盯着大门口独自坐了很久了,每次他都是最后被接走的那一个。看着这么寒冷的天气,老师愈发的于心不忍,叫了第三次让oscar在屋内等。但oscar头都没转,只是固执地留给老师一个摇头的背影。


今天会是谁来接我呢,他想,大家都回家了。


自从一年前父母因学术调查而去国外工作后,oscar就开始正式在不同亲戚的家里开始过夜了。算不上流离辗转,由于父母长年忙于工作,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亲戚们对他还算不错,更何况oscar是个内向的孩子,有什么事也不会说出来的。


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我不知道,oscar低下头。


他才5岁,但父母的常年离家让他比同龄人更容易孤独,也更加地敏感。


一年来oscar过得迷迷糊糊的,一切都好像梦一样没有实感。若是在以前,他还能在周末或者某一天看到父母的身影,虽然他们总是很快会离去,但总能给oscar安定的慰籍。爸爸妈妈是什么时候回来呢?他每天被不同的人接走,然后在不属于自己的家里住上一晚,第二天又像旅人一般匆匆离去。


或许我继续做个好孩子的话,爸爸妈妈就会很快回来的吧。像以前一样,穿过那道门喊着我的名字,


“oscar——!”


带着喜悦,带着温柔的声音,这样喊着我的名字。


oscar猛地抬起头,带着惊喜抬眼看从大门口来的身影。可惜他很快就失望了,那是一个不认识的戴着眼镜的男人,在细雨中没带伞,向这边奔来。


走进了看更是狼狈了,男人银灰色的卷发被打湿,发丝黏在脸庞,看上去像一只落汤鸡。金丝眼镜也带起水雾和雨珠,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藏在后面,看得不太真切。他拍拍深色大衣上的水珠,转头弯下腰,向自己伸手,

“你好,oscar。”


年轻男人笑着招呼。


“你可以称呼我为ozpin。”


……这个叔叔好奇怪啊,oscar撇着眉想。不过他终于想起要做一个好孩子,有些发抖地握住了那只大手。


“……您好……我、我是oscar。”男孩怯生生地憋出这句话,用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瘦高的男人。


男人好似一点都不介意这段等待过长的反射过程,他上下轻晃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认真得好像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仪式。


“我是你父母的朋友,他们和我说好把你暂时托付给我。”


“那现在,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么?”


oscar听到男人这么讲,又愣了很久,支支吾吾地想着,这个叔叔是不是要诱拐我啊、这个叔叔头发都湿了不会感冒吗、为什么爸爸妈妈没跟我提起过啊,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东西。男人很有耐心地等着他的回应,看向自己的眼神还有一点期待。


oscar视线看到男人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走到室内对老师说了些话,隔着玻璃门听不清,不过oscar先是看到男人向老师出示了一些纸,然后老师点头也说了话。直到几分钟后他们终于结束那个话题,他又问老师一句话,老师摇头,男人不知为什么看上去意外地有点失望。


结束了大人话题的男人终于走出来,他半蹲在走廊上向oscar再次问了那个问题。


“oscar,你想和我一起回家么?”


他笑的得很温柔很沉静,只是这次oscar看得清眼镜背后的眼神,那并不是外面大人们常用的、对小孩子糊弄般的随意神情,他很认真,认真到oscar可以从这个眼神里看出承诺,一个沉重的承诺。


男人的体温应该是冷的,他刚淋过雨,本就没有身为孩子的自己要暖,但oscar能感到身上传来一阵暖流,蒸腾的热量把被冷风冻僵的小脸都软化了。心里某处有些兴奋地颤动,不知道是被眼前这个有点特殊的男人,还是被他身上的温暖所吸引。


oscar在内心小声说,这个人有点特别,或许我真的可以相信他。


但他并没有马上出声回复他,只是用目光追随着ozpin。


oscar的视线追随着男人迈下外廊,站在自己身前伸出手,问到:“可以么?”


oscar不太懂对方的意思,是指可以和对方一起回家,还是什么别的,但下意识地认为他的话应该是可以的。他慢慢地点头,然后看着男人用双臂捞起坐在门前走廊边缘的自己,安放在臂弯上。


当ozpin接触自己身体时候,oscar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抱歉oscar,我没带伞,老师那里伞也全部被借光了。”他带着歉意向自己微笑,“一会得让你忍一会了。”,ozpin眨眨眼,露出一种和外表气质大相径庭的狡黠感。


ozpin用大衣把oscar裹在里面,尽可能不让男孩感冒,虽然这并不是个称职的监护人该做的事……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ozpin自嘲地笑笑。


确认无误后,他像是对自己又或是oscar说,


“那么,要回家了。”


接着他开始带着怀里的oscar一起小跑起来,到小巷的路上时带起了不少飞舞的梧桐叶,正逢一阵强烈的风刮来,在半空中的叶子旋转而起飞得更高,但一会风停时叶子又晃悠悠地飘落下来。


一场金黄色的雨,ozpin看着这份奇妙的景色,快速地从这短暂的奢华之雨穿过,往秋意更深远的地方奔去。


只有ozpin知道,和男孩接触的时候,自己的手也是微微颤抖的。


秋天要结束了,所有的事物都在四处奔波告诏着这份消息,他们乘风而来,随风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无尽街头的深处。





冬天来的时候,他们才开始互相熟悉起来。


oscar知道ozpin是大学的教授,周末偶尔会有学生和同事来看望,每到那个时候oscar只会在众人面前小小声地打招呼,然后马上躲回自己的房间。


不过好在ozpin很宽容,并未对怕生的男孩有什么不满。那时候对上友人们各色的目光,只是温柔地说,oscar还需要一点时间。


小孩子可是很纤细的哦,你该不是被他讨厌了吧。更为年轻的友人兼学生调笑道,青年摇晃手中的酒杯,不知道下一秒是不是又要炫耀自己如何在两个可爱的侄女前如何威风凌凌,如何的得人喜欢。

ozpin冷冷地瞟了对方一眼,别忘了qrow你上个星期的课题报告还没交,我给你延迟一周回家就是为了陪侄女们玩吗。


接着年轻的教授颇为满意地听到背后传来不可置信的哀嚎声。


ozpin知道oscar明年就会上小学了,在幼儿园里朋友不太多,男孩大多数时间都会安分地坐在角落里看书,偶尔被人搭话也是紧张得和挤牙膏一样。虽然有不时教导oscar说要多和人交流,可惜离实现目标还有很远。


ozpin早晨七点准时起,这个习惯在oscar没来前就已经养成了。起床洗漱后会先去看看oscar的房间,看看男孩有没有醒,如果没醒就让他多睡一会。ozpin经常能看到男孩蜷缩成虾米状,只占了床边很少的一点位置。新晋监护人轻轻地叹气,又悄声退出了房间。


oscar带着从旧家里的一个小闹钟,是褐色的松果状,闹钟已用了不少时日,“滴滴”的声音不太稳定,随机会变调成奇怪的声音,不过他也能自己起来,只是有时候更早一点。新房间的床边有一扇落地窗,oscar大多时间都是拉着窗帘的,但偶尔起得比太阳早时,他在全然的黑暗里慢慢爬起,坐在新床上环顾四周,等着眼睛逐渐能看清黑暗中的家具轮廓。他默然地等待,等光降临。直到第一缕金束从遮光窗帘的缝隙中漏出,照得空气中的灰尘像飞旋的精灵,oscar听到门口传来上楼的脚步声,他赶快缩回被子,假装入睡。


oscar是能听清那个人离开门前的叹息的。


他继续闭眼,等门口传来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明明是陈述句却带着一丝丝询问语气地说:


“起床了,oscar。”


只是冬天来了,太阳会起得更晚,oscar可能没有机会装睡了。


“再不起要迟到了哦。”


小男孩吓得掀开被子爬起来,连袜子都不顾得穿,连滚带爬跑到楼下,他不满地咕哝:“为什么不早点叫我啊。”


他以为ozpin没有听见自己的抱怨,但对方哼笑了几声,端着咖啡杯的手还有一点点轻微晃动。很快ozpin一如既往地向他道早安,面前洁净的白瓷盘装着煎得恰到好处的荷包蛋,还在滋滋冒香气的焦香培根,边角整齐切好的三明治,还有,自己前几天向对方提起的,和ozpin一样的热可可。


他的那杯加了奶,加了糖,还飘着棉花糖。


“ozpin……”,oscar还是不太习惯对一位比他大很多的人直呼其名,更何况他们还没有血缘关系,过了一会他还是带着扭捏和羞耻说下去,


“……早上好。”


这是oscar搬进ozpin家的第17天,窗外开始下雪了。


“等你放学后一起去超市吧,oscar有什么想买的吗?”早餐后,ozpin看着oscar自己努力套上一只小靴子,靠在鞋柜边等男孩的回应。


“真的?”他略带雀跃地抬起头,大眼睛里满是期待的小星星。


虽然ozpin并不是放纵孩子主义,但花了很长时间才逐渐和oscar熟悉起来,像现在自然的交流和互动,也算是两人彼此努力的结果。教授先生想了想,决定给眼前乖巧的好学生一点点嘉奖,嘛,只是一点零食的话……应该没问题吧?只是得让oscar知道这些膨化食品的来源和化学剂品的含量,让他知道吃这些的后果是什么才行……


oscar看着愈发勾起嘴角的ozpin,发出了一点寒颤。


……我还是有点后悔了,男孩咽了口口水,第一次深刻了解人心险恶不能看外表。


但出乎意料的是,oscar并没有买很多零食,反倒是ozpin往购物篮里塞了不少自己觉得男孩应该会喜欢的食物,他看着男孩走到生鲜区拿了不少肉和水果,然后在蔬菜区域快速走过。


ozpin一伸手就把准备开溜的男孩抓回来,他无奈地oscar说:“oscar,蔬菜还是要好好吃哦。”


“但是…………真的很难吃……”oscar小声嘀咕着,中间还有几个词ozpin没听清。


“不能因为难吃就不吃,”ozpin把购物篮放在一旁,抓着oscar的手臂蹲下来继续说道,


“将来你会遇到很多事,但是不能因为不喜欢就不去做。”他直面oscar,看着对方微微撇开脸。


“如果那些事情是对你有益的,就要去完成它。”


oscar继续小声反驳,“那我怎么知道什么是对我有益的啊……”


ozpin吸了口气,拍拍男孩的头笑着回答:“我会告诉你的。”,这句话是第一次,他那时候没意识到之后的日子自己还会说很多次。


我会告诉你的,听上去有点傲慢自大,但也许我的确做得到,ozpin想。


他看着oscar瞪大眼睛,半响后巴眨着眼睛慌乱地推开ozpin的肩膀,最后oscar用轻得快要遁地般的音量回复他:“……好啦我知道了……说教能不能回家再进行啊……”


ozpin环视周围投来不少好奇视线的顾客们,他轻快地说了声好。


“你也有讨厌吃的蔬菜么?”


“有。”


“?!”


“但我可以选择不吃,因为我是成熟的大人。”


“……真狡猾。”


好你一个成熟的大人,oscar气得在原地直跺脚,看着ozpin的背影走了有一段距离,他努力抓着旁边的筐子里放的西兰花和胡萝卜,又很快小跑着跟上去。


“你也要吃啊。”男孩气哼哼地把一路捧着的蔬菜哗啦扔进了购物篮里,决定拉成熟的大人一起受苦。


“……好。”


不知为何,明明是简单的答句,oscar却听出了可疑的停顿。


两人结账出来时,外面正巧在下今年的第一场大雪。ozpin估摸着超市离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他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绕在oscar的脖子上。男孩快被柔软的羊绒围巾淹没到头顶,ozpin仔细地整理着围巾,看看是否还有缝隙会让冷空气钻进来。oscar身体有些赢弱,不能让感冒的可能性出现。


oscar终于从围巾中解放出来,呼了一口热气,水雾在超市大门传来的冷风中更加明显了。


ozpin一手提着购物袋,转身问oscar,“需要我抱你么?”


“不——需——要——。”oscar还在记仇超市的事,小脸全皱在一起,脸颊鼓鼓地说,语调拖拽得好长好长。


好吧。ozpin感到有点遗憾。oscar来到自己家这一段时间,他逐渐发现男孩原本的性格开始体现出来,乖巧听话但也不一直都是,有时候会顶嘴,还会偶尔发一下脾气。但oscar总归是一个好孩子的。


于是他们就这么走出超市,超市门口有一个要等挺长时间的人行道红绿灯。oscar两手空空地站在ozpin腿边,后面陆续挤来同样从超市出来的行人们,男孩娇小的身体被挤得往前走了几步。雪已经开始堆积成薄薄一层,oscar低头可以看到被各种鞋痕踩踏后露出的灰色水泥地面,其中也有他自己的。


被推搡的头部正好轻轻抵在ozpin的腰后,男人正准备回头询问怎么了,但这时绿灯亮起,两人开始被后面的人往前推着走,ozpin只顾得上说一声“跟紧了,oscar。”


很快男人发现自己空着的那只手被男孩轻轻牵着,甚至算不上牵着,因为oscar只拉着他的两根手指。


他低头只能看到男孩的发旋,生性害羞的男孩并不善表达。


ozpin什么都没说,仅仅只是好好回握了oscar的小手,紧紧地。


两人踏着轻薄的新雪往前走,灰白色的天空下听得到他们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


“明天,就不要再做那些了吧。”


“嗯?”


“……我已经吃了半个月了,”


“……好。”


“而且,你做的……”


“……ozpin你做的蔬菜真的很难吃。”


男人被呛得停下脚步看向发声的人,男孩还是固执地只给他看到头顶。


看来明天真的得去买几本菜谱了,ozpin无奈地想。


学术领域上无所不知的年轻教授也是有很多不懂的,特别是养孩子这方面,他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他们的身影渐渐潜入远处的背景里,一大一小的样子却有微妙的协调感。


这种寒冷的天气,任谁都是想赶快回到暖和的家里吧。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tbc】


原来的oscar产粮号丢了,lof死活不让我上去……

朋友们那个号我们有缘再相见吧

我上色还是很丑……【哽咽,眼睛是模仿官方模型来上色的

给朋友的孩子,基本不发画所以记录一下

【超级崽汉化组】哥谭学院-03

哇哦湿湿你超强…………肝,肝还好么?

超级崽汉化组:

GOTHAM ACADEMY #03














下载地址: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1DuBoG 密码:o5p4














在线:

























说真的,不是三箭头的大三角到底有什么意义???等边大三角才是最高啊???好想吃雷卡–雷安–安卡的大三角…………混乱邪恶最棒了…………大家一起愉快的互搞吧【。有谁来聊聊脑洞也好啊

呜呜呜呜红土太太的乔米点图!!!!太好看了转载为敬

Redland红土:

放我下来。
可你刚才还说骨折了。


顺便把以前摸的一起扔上来


呜啊啊啊啊啊啊……一帆上榜了诶真是要归功于各位太太的产粮和小伙伴们的活跃……【欣慰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水云紫莱:

抖森窩要當你學妹:

學習

  

Raven's Lair: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